A股市场有“五穷六绝七翻身”的说法,不过这个说法并不完全准确,近年来有的5月没有“穷”,有的6月没有“绝”,有的7月出现“大翻车”。今年的5月“穷”了一点,6月完全没有“绝”的迹象,7月的大涨令多方欣喜。或许是因为对“翻身”的执念,A股今年7月上旬的强势走高,结合人们对“翻身”的寄予,众多市场分析人士在7月上旬不停高呼“牛已来”。


  “牛”有没有来,7月份中旬和下旬的行情向市场讲述了一个现实,阶段性上涨常有,市场对牛市的幻想常有,牛市则未必常有。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均在7月上旬创下今年以来的高点,两市日成交量一度连续超过万亿元,但由于多重因素影响,这种上升趋势和市场热情并未持续下去,指数和成交量都有所回落。在8月14日,沪市成交量回落至3675亿元,深市成交量回落至4823亿元,均接近7月前的水平。


  强势成交量未能持续,快速放量之后的有步骤缩量,很大程度是因为游资在背后推波助澜,导致股市成为结构性市场,即特定行业、特定企业短期内的强势影响投资者信心,继而刺激到紧密相关产业、部分关联产业和无关产业的先后走高。既然出现全面走高,在市场放量的情况下,自然会让很多人认为牛市已经到来。


  牛市需要底气,虽然中国经济今年上半年交出的期中成绩单在当前环境中表现出色,但发挥的支撑力量还是有限。已经披露的A股上市公司中报与往年相比,虽然报喜不少,可在复杂环境的影响下显得弱势。理论上,经济发展是股市上行的支撑,我国这些年总体走高的GDP对股市的支撑却有限。数据显示,我国近20年GDP增长超过12倍,以上证指数为参考的股指涨幅却不及200%。


  换句话说,当中国经济整体向好时,A股不一定整体走高。但当中国经济受到冲击时,A股大概率会遭受挫折。今年以来,国内外经济表现虚弱,外部环境不支持牛市持续,尤其是当前世界环境复杂多变、美国经济受冲击巨大等方面令市场前景迷茫。加上海外疫情仍在蔓延恶化,对全球经济持续修复构成最大不确定性,令全球资本市场都悬挂着大大的问号。在这种环境下,即便有完备的预案、对策和措施,单独的经济体在发展方面也难独善其身。


  从宏观经济来看,经济复苏的迹象给各行各业的发展注入信心,市场情绪升温,流动性也有较好的保持,对资本市场有向好的作用。从上证指数行情来看,有多次见顶的迹象,有一定的压力;今年的高点位置,往前是2018年1月的高点,再往前是2015年11月和12月的高点,上方套牢盘所形成的压力区域密集。如果没有量价齐飞、突破压力的爆发性行情,突破会比较麻烦。


  需要警惕的是,环境的变化经常会令投资者猝不及防。当前可以确定一个极不确定的因素,是将于2020年11月初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。在距离选举还剩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,现任总统还有时间推出一系列举措以拉拢选票,其中有可能对中国贸易、中国企业以及供应链造成负面影响。无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,在2021年1月20日新任总统宣誓就职之前,不排除会出现黑天鹅事件。


  在笔者看来,无论国外不确定因素如何变化,可以确定A股的牛市已经在路上,主要基于以下三方面考虑。第一,在基本面弱势背景下,前期涨幅不大的A股适合对低估值品种布局;第二,我国正在经历“三重叠加”关键时期,新注入的发展动力将逐渐成为时代发展的风口;第三,A股持续推进的市场化改革不断取得新进展,优化了股市环境、制度、交易等方面,资本市场未来精彩可期。


  然而,对股民不太友好的一点是,这些利好都需要时间消化,笔者认为,A股短期内的行情依然会以震荡为主。


  从2000年的互联网热潮,到2007年的大牛市,再到2015年的强势上涨,A股所形成的周期是7到8年会迎来一轮牛市行情。要促成牛市,同时需要各大上市公司盈利逐渐改善,能够慢慢筑牢A股基本面,疫情防控和疫苗研发及大规模投入使用预计需要2到3年时间,结合来看,笔者认为,预计到2023年,A股牛市才有望到来。

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,不代表鼎泽配资意见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